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念佛感应
慈母李锦萍老居士往生纪实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8-07-02 点击次数:

   慈母李锦萍老居士,生于1936年8月1日(古),于2009年3月10日(古)上午11时40分,在家中众居士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中安祥往生。


慈母是一位光明磊落正直无私的人,又有着坚韧不拔的吃苦耐劳精神,将自己的愿望和自己的内心世界显示在儿女的名字上,激励和鞭策自己。四个儿子的名字顺序排列为勇猛刚强;三个女儿的名字顺序为莲凤娥。勇猛刚强四个字,一般人听到后都会知道其中含义。莲凤娥在佛教中有很深的内涵,莲是莲花,在五浊恶世中是不受污染的人;凤指凤凰,象征女人中杰出代表,在《观无量寿经》中,佛说:“若念佛者,当知此人,则是人中,芬陀利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为其胜友。当坐道场,生诸佛家”。娥由女和我字组成,女在佛法中表慈悲,我在佛法中表自性,自性本具如来智慧德相,我在净土法门中表极乐我本乡,弥陀我慈父。由此可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慈母最终的目标。

慈母童年时,由于我外婆体弱多病,使非常喜欢上学的慈母无条件上学,承担着一家五口人(姐弟三人,慈母老大)的家务和照顾病人的重担。

慈母与我父亲结婚后,由于我爷爷早逝,母亲和奶奶、三个姑姑一起生活,又生育了我们七个儿女,十多人的大家庭,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养活,生活的艰辛是当今社会年轻人无法想象的。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没有见过慈母睡觉,当我晚上睡觉时,慈母在油灯下为全家人做针线,早上醒来时,慈母还在油灯下做针线,白天慈母更是忙碌……

慈母对子女管教非常严格,小时候我们在外面受别人欺负后,从来不敢告诉她,否则得到的定是责骂和教育。慈母经常告诫我们:“做人一定要走的端立的正,一步一个实脚印。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都在痛苦不堪的农村生活中吃尽了种种苦头,同时也激发了我们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和努力向上的精神。现在有五人是国家干部,二哥参军复员后在农村生活,是全乡有名的绿化能手,二姐高中毕业后,在农村生活,是一个公认的孝女。

慈母经常表现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从不嫌贫爱富,总是助人为乐,时时为别人着想。有一次,一个农村小伙子骑自行车把父亲撞的左前臂骨折,小伙子坐在慈母家中哭个不停,慈母不但没有怨恨,而且还给他吃了饭,哄着他说:“好孩子别哭了,赶快回家去,别让你父母担心”。

慈母对儿女子孙时时体现出平等慈爱,老年期,身患老年痴呆的慈母,看似颠三倒四糊里糊涂,但从不说儿女子孙及他人的不善,凡是与慈母有缘的人,只能听到慈母美好的赞扬和时时自责"我憨了,啥也不懂."充分体现出一位伟大母亲所具有的仁慈博爱精神。

慈母在少年、青年、中年期间,经受了常人未经受的苦难,老年期间又有多种疾病缠身:多发性脑梗死、脑萎缩、脑白质变性,表现出老年痴呆症状;高血压,心肌大面积梗死。做为儿女的我们,同心协力,帮助慈母度过了多次生死之关。

2005年夏季的一天,慈母在我家中时,突然冠心病发作,呼吸困难,心率绝对不齐,在紧急情况下,我对慈母说:“赶快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同时通知张居士马上来助念,慈母在我和张居士精进念佛助念下,自己也两眼看着佛像,深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大约1小时后,慈母恢复正常。

2009年2月4日,慈母又一次心肌梗死,我和大姐、小弟、一个外甥、一个侄儿,组成五人助念团助念,慈母也深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整整一夜,慈母一边输氧,一边和我们一起精进念佛,天快亮时,小弟把我叫到旁边说:“看到母亲这么痛苦,我们做儿女的实在不忍心,还是让母亲住院吧,我们一边住院治疗,一边助念往生”。小弟的话让我很感动,我回答:“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就这样,2月5日早晨,在县医院最好的大夫陪同下,慈母又一次住进了榆林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病监护室。2月15日,慈母刚从重病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就气尽身亡,紧急抢救后复话。院方主任建议:“尽快出院,争取去逝在家中”。我立即电话请求陕西省米脂县文屏山顺佛愿力助念团帮助慈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15日下午,二院救护车把慈母送回家中后,天空中下起了雨夹雪。

根据当时实际情况,助念团决定轮留助念。从外表看,慈母学佛念佛不精进、不认真,可是在生死关头时,显示出慈母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真实不虚。

2月19日,慈母突然气短,一会又停止了呼吸,心跳还存在,我们大声拼命念佛,约半小时后,呼吸恢复正常,一向头脑不清的慈母,表现出很清醒的样子说:“咱这场事快结束了,我这一难快过去了”。

2月19日下午,助念团要求我通知家属在慈母房中开座谈会。晚上8点半,助念团和15名家属在慈母房中正式座谈。郭老师根据印光大师《临终三大要》向我们做了详细的解释和说明……,同时,为了慈母和助念人员的身心健康,禁止在助念室吸烟,15人都表态,为了慈母一定配合助念团。郭老师又举例说明,孝顺父母是自利利他,不孝父母是不利自己伤及子孙。特别强调,顺佛愿力助念父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与供养真佛无二无别。部分子女提出“助念时间长会影响正常生活”,对此,郭老师作了严肃批评。在两个多小时的座谈中,平时燥动不安的慈母,欢喜静听。

2月21日下午6时至8时,慈母表现出呼吸困难很难受的样子,当时,慈母的儿女子孙很多,都围在她身边,慈母说:“你们不要说话,都听我说”。当她看到我们都安静地等待着她说话时,她开始念阿弥陀佛,并且依次看着每一个人念佛,因为儿孙中几乎没有人随她念佛,过了一会,她很生气地说:“你们不要看我,都出去”。

2月22日下午7时至23日上午9时,14个小时,慈母处于昏睡状态,我们精进念佛。

24日凌晨1点,慈母表现出非常痛苦的样子,但全身很有力,口中不停地大喊大叫,我教她念阿弥陀佛,她不念,并且叫我妈,我又教她念"阿弥陀佛救我,"她跟着念,教念三遍后,她说:“阿弥陀佛救我,我就走了”。我说好,赶快念佛,只见她念了两声阿弥陀佛后,就进入昏睡状态,此时突然变得全身柔软,类似情况反复出现。

2月24日下午3时左右,又说很难受,但看她气不短,表情也可以,但她说太难受了,甚至放声大哭,开导她念阿弥陀佛后恢复平静。随后说:“这个寺院不好住,刚才有很多鬼,我很害怕”。在此之前也说过几次有鬼,一次说老家大门外有很多男鬼,一次说窗户上有很多鬼,每次都说很害怕。

26日晚,慈母又一次表现缺氧,呼吸困难,小弟给吸氧无效,我和郭老师精进念佛助念,整整一夜,助念后缺氧改善.此后几天,情况大有好转,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让郭老师天天陪念,要求停止助念。对此,郭老师给以严厉批评,并且特别强调:干任何事必须持之以恒,切忌有始无终。助人往生更要自始至终,一定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会误导众生。

3月4日凌晨3点半,慈母叫着我死去的二姑名字,表现出非常害怕难受的样子,郭老师慈悲开示让母亲的冤亲债主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念着念着我就睡着了,只听郭老师叫我快起来念佛。这时,我母亲用非常亲切柔和地语气说:“狗孩,快起来”。我觉得非常奇怪,慈母从未这样叫过我,又一想,这声音真象我去逝的奶奶。郭老师对我说:“刚才有很多众生问我怎样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说一心念佛,随顺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3月4日下午4至5点钟,慈母的表现又象我外婆附体,她当时的心态和说话的语气完全象我外婆,张居士念了三遍冤亲债主开示词后,她问哪里的神神最灵,我们说阿弥陀佛最灵,她让我们快上香念佛,她要走。此后母亲变得比较安静。

3月6日,慈母对二姐和小弟说我剩下三五天了。

3月8日,早上8点多,慈母要去卫生间,然后又要去客厅坐,刚坐到椅子上,便两眼上翻,呼吸停止,我们大声喊叫:南无阿弥陀佛......,立即将母亲抬到床上,,我有点不知所措,念佛的同时,给慈母做了两次心外按摩,这时慈母好象呼吸心跳都停止,都认为慈母已经去逝。我们拼命念佛,约10分钟后又见慈母有了呼吸,过了一会又有了心跳,约40分钟后,慈母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郭老师跪在她身边双手合十念佛,慈母很感动的样子,立即双手合十示意她心里在念佛,然后感恩地双手握住郭老师的手,随后非常亲切地抚摸郭老师的头,摸了一次又一次,真像一位慈祥的母亲抚摸心爱的孩子。然后,我问她我是谁,她说:“我不敢认你,他们不让我认你”。

3月10日早晨,二姐对我说:“我刚才做了个怪梦,梦见床边有三个小人唱戏,好象专门让我和妈看,都穿着'大花'那种袍子,中间一个是黄色”。我对二姐说:可能是阎王欢送妈出六道。然后二姐去休息,我陪慈母,这时慈母看起来很疲惫,给她喂水喂药喂奶,她一一拒绝。艾居士每天5点多起床后就来给慈母助念,7点多去上班,艾居士走后,张老师来了对我说:“老娘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要抓紧拼命念佛,帮助老娘往生。”她又对慈母讲了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和西方极乐世界的殊胜庄严,慈母听后非常欢喜,随我们念佛,还不停地拍手说好,有时双手伸向空中,做出让阿弥陀佛亲妈妈抱的样子。随后我给慈母喂了一袋牛奶,我二姐又给慈母喂了半碗稀饭,慈母的精神明显好起来,她对我二姐说:“扶我到那边走”。二姐非常孝顺,随即扶慈母走,还没走到客厅又返回来,只见慈母脸色难看,我们立即将慈母放在床上,慈母两眼闭合,呼吸困难,半小时后,慈母在众居士高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中停止呼吸。

慈母停止呼吸时口张着,念佛两小时后口自动合拢,在助念过程中,慈母的脸部逐渐由青色变为白净,下午7点,慈母10岁的小外孙也奇怪地说:“婆婆变俊了,脸白白的,好像活着哩”。

晚上9点半,助念圆满结束,郭老师对一直参加助念护理和因事未参加助念护理的家属,表示同样的感谢,大家功德是一样的。最后祈愿我们家属秉承慈母的精神,和睦相处创造美好的未来。

晚上10点给慈母洗身,洗完后全身冰凉,头顶微温,24小时后入棺,这时慈母面带微笑(慈母生前答应我往生后要面带微笑),身体各关节比穿衣时更加柔软。

从慈母往生的光碟和照片中,看到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七色光和白光,更使我对慈母永脱轮回深感欣慰,更为阿弥陀佛大慈父的无碍光、无边光、智慧光、不思议光等所感动。3月15日下午3点多,我们从老家埋葬慈母的遗体后回城,5点钟,天空中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继而冰雹落地,(古语:冰雹打白地定丰收)滋润了干旱的土地。解决了农民不能按时入种的忧愁,充分说明了依报随着正报转,真是山河大地皆如来,情与无情同源种智,助人往生不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的幸事,而是尽虚空遍法界的幸事。

慈母的往生,全靠阿弥陀佛慈悲愿力的救度,郭老师和众居士尽心尽力的帮助,郭老师陪慈母念佛时总是笑着说:“老妈妈,我给您当警卫,我们一起念南无阿弥陀佛……”,让慈母念佛时总要和哄小孩一样,有时给她讲六道轮回苦不堪言,她听后说:“妈妈哟,怕死了,我不去,我不轮回”。给她讲西方极乐世界之依正庄严,她欢喜地快要哭起来,把双手伸向空中说:“妈妈哟,太好了,我要回去,阿弥陀佛您现在就寻我来”。然后念佛。

慈母的往生,充分证明了慈母的业力不可思议!真正的助念团助念不可思议!阿弥陀佛救度十方众生的大悲愿力更是不可思议。印光大师说:“平时不念佛人,临终善友开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临终若被无知眷属,预以揩身换衣,及问诸事与哭泣等,由些因缘,破坏正念,遂难往生”。真是千真万确。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陕西省米脂县文屏山顺佛愿力念佛会
刘兆娥居士顶礼合十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bet-365的网址)